桔都南丰

南丰县村庄取名方式及文化含义

地名,顾名思义,是一个地方的名称。就像人的名字一样,地名也是人们为了区别而取的专有名字。说名字是专有,就意味着地名具有排他性,从本意上说,一个地名只属于一个地方专有。而一个地名既然仅仅属于一个地方,那么,其他地方就不得享受。但南丰的古代是典型的以农业为主的县域,比较封闭,再加上古代农村,村民文化水平普遍较低,在为地方取名时,大多都显得比较随意,并没有经过仔细的斟酌。并不像现代人为孩子取名那样,需要经过详细思考,仔细斟酌,最后才确定。所以,重名的就比较多。像“上堡”“下堡”之类的地名,几乎随处可见。

阅读《南丰县地名志》,发现南丰县农村村庄得名的来由比较有意思。《南丰县地名志》中所载地名一千多个,但如果仔细思考就可以发现,那一千多个地名的来由名不复杂,是有规律可寻的。

那么,南丰村庄取名的方式有哪些?

寄予希望。希望自己所居住的地方能够给自己带来好运,带来平安,带来幸福与安康,这几乎是许许多多农村人的最大愿望。而表达这一愿望的方式之一,就是给村庄一个好名字,希望能够带来吉祥。

傅坊乡前村村的新丰、太和镇的太和、白舍镇的中与和赖源、三溪乡坪上村的水坑、桑田镇根竹村的根竹、曾家丰和瑶坪、紫霄镇洽村村的洽村等,都是此类村庄的代表。

以中和为例。中和本是刘姓、李姓、朱姓和赖姓共同居住的村子。原先,有人担心多姓杂居容易引发矛盾,生起冲突。于是,四姓之间,共同商议,求大同存小异,大家和睦相处,以求中兴和睦,故名为中和。

再以根竹为例。虽然该村子曾经因为村子里的人主要姓肖名为肖家,因坐落在寺庙下而称庙下,又因为沿河堤上长着毛竹,改为埂竹,最后在清代又根据竹子的特点而改成现在的根竹。寓意村子像竹子那样根深叶茂。更富有深厚的文化内涵。

水坑,本来也是一个非常普通的地名,但其中也包含着村子里的人对未来的美好希望。因该村位于军峰山下,期望村子像个水坑一样有着丰富的水源。地名虽然朴素,但理想却是美好的。生活需要用水,农业灌溉更需要用水。尤其是农业村,时刻也离不开充足的水源。

曾家丰,本名曾坊。清末封姓兴旺,就以“丰”易“坊”,名为曾家丰,谐音“增加封”。愿望十分美好。

根据地貌。每一个村庄,都是处在具体的地理位置上,而各具体地理位置上地貌的特征各异,就有不同甚至完全相同的村庄名。

在南丰县农村,以“上堡”“下堡”命名的村子就有好多个。像傅坊乡、三溪乡、桑田镇都存着以“上堡”命名的村庄。实际上存在着没有登记上来的“上堡”,即非自然村的名字。而所有以“上堡”命名的村庄,都因为其所处地势比别处更高的缘故。例如傅坊的上堡,其地势明显就要比附近的几个村子地势高一些。而且,在一些地方,存在着上堡就一定存在着下堡。很显然,下堡就是因地形比上堡更低的地方。还有三溪乡池丰村的池源,就是因为地处农田之中,地势就低洼,及像一口池塘一样高,有着丰富的水源,所以称为“池源”。

太和镇杭山村石螺坑。因为村子边的梯田层层布满山坑,就像田螺倒置,就取名为田螺坑。太和镇杭山村格排。地处山排上,而且,山排上有两座像墙一样的土包把山排分成了三格,所以,取名格排。

因姓氏。古代,很多乡村,一般一个村庄一个姓氏,即便有其他姓氏的夹杂,只不过是少数。这样的村庄,在很多在情况下,多以姓氏命名。但古代的姓氏,大多是单音字,一般就会在姓氏后面加一个字作为后缀,让人一看便是哪个姓氏的村庄。后来,即便是多姓氏杂居,一般也沿用原先的村名。

此类村名,一般都带有“坑”“源”“坊”“家”等字作为后缀。例如傅坊乡荷塘村的丁家弯,太源乡陆家村的陆家、胡家、谢家、黄坑,太源乡高家村的高家,三溪乡坪上村的余家庄,三溪乡保丰村的黄家山、徐坑、曾家、阮家,紫霄镇朱坊村的朱坊,紫霄镇田边村的江家坊、郑家坊,紫霄镇里罗坊村的罗坊,傅坊乡傅坊村的傅坊,傅坊乡石咀村的马家、包家,傅坊乡田南村的段家、黄家等等。几乎每个乡镇,都可以找到几个这样的村庄。

以居住者的姓氏命名村庄,可以让人一目了然,一看村名就可以明白村庄的姓氏,很容易与其他村庄相区别。

当然,我们切不可倒过来理解,以为村庄名字中有“坑”“源”“坊”“家”等作为后缀的,就一定是以姓氏命名的村庄。例如太和镇有个樟坊村樟坊村民小组。这个小村子里的人,并不姓樟树的“樟”;傅坊乡董溪村的樟源,那里的人也不姓樟。实际上并不存在“樟”姓这一姓氏。傅坊乡田南村仓坊,那个村庄里村民也不姓“仓”。

以物产命名。物产是指来源于特定区域的农林产品或加工产品,物产可以是直接采收的原料,也可以经特殊工艺加工的制品。

乡村,就是出产农林产品的地方,南丰的一些村庄,自古以来就出产农产品。有的村庄就直接以物产命名村庄。三溪乡黄连山村黄连山,三溪乡的石邮村,桑田镇竹山下村竹山下,桑田镇樟坑村樟坑,太和镇太和村竹衕。

黄连山,因为地处山区,那里又生产黄连(黄连是中药),故名为黄连山。石邮,那是因为唐代在村西南的华山下建有金华殿,据说在宋朝末年,殿中的石洞中流出食油,村子的名称就叫石油,后来又误传为石邮。竹山下,顾名思义,村子就建在一片毛竹山下而得名。琴城镇瑶浦村,就是因为在南宋时附近有个砖瓦窑,产品由此下河运出,名为窑埠。后来用谐音,取水边有美玉的意思,改名为瑶浦。

误传。一些村庄,历史悠久,村名一代一代传下来。流传过程中,因为音近而听错,而传错,而写错的情况也比较普遍。

汉字的一些读音,如果不是很仔细去辨别,就很有可能会产生听觉上的错误,结果,一传十,十传百,错误就产生了。例如傅坊乡梅林村的山罗坑村民小组。这里的“山罗坑”,原本就叫作“山塘坑”。为什么“山塘坑”会变成为“山罗坑”?而且,现在人们一般都以为“山罗坑”正确,而“山塘坑”错误。原因很简单,当人们在说出“山塘坑”这三个字音时,就极有可能听成了“山罗坑”。再加上古代文盲多,对字音不那么敏感,出差错的可能性比较大。原先,在农村,一些年纪比较大的老人,因为是文盲,他们经常把“公安局”说成“工人局”。因为在他们听来,这三个字的读音差不多。“公安局”就变成了“工人局”了。上面已经提到过的三溪乡的石邮,也属于是这种情况。

在南丰,像这样因为误传而产生的村名,不在少数。例如:桑田镇古城村的门坊,就是“闻坊”的误传。因“闻坊”原先由闻姓所建,后张姓迁入至闻家入赘,把这个地方叫作闻坊,后来就误传为“门坊”。概因“门”“闻”读音极为相近。再如桑田镇的荷田岗。因地处山岗,山岗下面像一长带,绵延数里,极像小河,称为河田岗,就被误传为荷田岗。桑田镇西源村的招月山。本为“昭月山”。据说,在元朝末年的时候,名为姜文的人迁入。在选择了一个好日子,在一个月光明亮的夜晚在山前开基。就被命名为昭月山,“招”“昭”同音,“昭月山”就成了“招月山”。还有桑田镇水口村的仁财,也是误传的村名。据说是因为原先村子后面有个山寨,山寨里长着荏草(名白苏),村子就叫作荏寨。清朝初期,被误传为仁财,含有仁义生财的意思。不过,这样的名称,也有可能是有意而为之。很显然,这是更为吉利的。再如太和镇康都村的黄井弯。本来名叫黄荆弯。因村庄建在生长着黄荆的河湾。 后来误传为黄井弯。“井” “荆”两字属同音字。

因地理位置。这里所指的地理位置,特指其周围有什么具体的物理环境。例如傅坊乡梅林村长塘,就是因为村子前面有一连串池塘,看起来就像一口长长池塘的缘故。村子在池塘边。太和镇康都村的老虎窼,就是因为村子建在山窼,山窼的侧面有一座石头山,形状像老虎。还是康都村,有个叫梨嘴回。因村子建在一个三角形的大石头旁而得名。过去,农民翻田用的梨,前面有一个三角形的梨嘴。村子边的那块三角形石头很像梨嘴。傅坊乡董溪村的枫树下,就是因为村子旁边有几棵大枫树而得名。再如太和镇司前村司前。唐宋时期,这里设立了龙池巡检司于黄源沙坪,村子就建在该司之前,故名司前。紫霄镇禾溪村禾溪。因村庄就建在小溪旁故名禾溪。水源充足,可以灌溉禾苗。紫霄镇西坑村的洪塘。位于南丰、宜黄两县分界线处,因洪姓建村于山塘侧,故称洪塘。

以动植物。乡村,一般都建立在山野,动植物丰富。聪明的村落先人就直接以动植物来命名自己所在的村子。

市山镇梅溪村梅溪,就是因为村子建在梅树林下而得名。市山镇竹源村竹源,因建村于竹子山下而得名。莱溪乡杨梅坑,也是因为村庄建立在杨梅林中而被命名的。

以动物命名的,相对而言,数量比较少。太和镇下洋村的狐狸坑,因原先这里比较荒凉,山坑里经常有老虎出没,故名狐狸坑。长红垦殖场有个狮子口。因为村前有一巨型石头像狮子张开大口,就被叫作狮子口。傅坊乡荷塘村柴溪坑,原名柴狗坑。就是因为这里原先常有柴狗出没。傅坊乡田陀村的老虎坳,即使因为这里以前常常有老虎出没。田陀村的松仔山,实竹林,都是因植物而得名。松仔即松竹,实竹,即实心竹子。两个个村子都因植物而得名;傅坊乡港下村的马头嵊。因村子建在像马头一样的嵊上而得名。原先琴城镇的老虎窟,因坐落在形状像虎头的石山北,故名。

特殊情形。全县1000多个村庄,有的村情况比较复杂,其得名的来源就不完全相同,具有自身的特点。

桑田镇桑田村赖庄,得名就比较有意思。南宋末,赖姓和章姓同时迁移到这里居住,为了表示两姓平等,和睦相处,村子就干脆叫作赖章。后来,章姓衰弱下去,赖姓独大,村子就改名为赖庄。

傅坊乡梅林村超雄。明朝时,傅姓迁入,原先这里就已经有操姓和熊姓居住。两姓共住,村名就叫操雄。后来,熊姓衰弱,傅姓繁盛,干脆村名也改为超雄。

紫霄镇黄砂村黄砂。因村前有小溪李果,小溪中乱石多,溪水跌落,击起层层砂浪,旭日高照,金碧辉煌,得名金砂堡,俗称为黄砂。

桑田镇桑田村桑田。村民因便利灌溉,在大片田园中间开出一条小溪,将一的片农田分为两半,得名双田。明朝的时候,村民们又在田间地头栽种桑树,又取名为桑田。解放后,两名通用,现在则统一只用桑田。

桑田镇水口村的叶落坑。村边生长这落叶乔木,每到秋冬季节,满地落叶,因名落叶坑。

来源:黄行福 新浪博客

上一篇下一篇